【 我要預約 】
by 林茹鴻
 
長久以來,不只是研究親密關係的心理學家們想弄清楚:「在一個面臨崩毀的關係當中,到底哪裡是失調了?」深陷其中的情人、伴侶和夫妻們,更是無數次問過相同的問題!
 
同樣地,也不僅是婚姻治療與伴侶諮商的專家們想知道:「到底什麼能夠治癒關係?修復關係?」面臨著親密關係的危機,而還未放棄的男女老少,也都渴望得到真正的答案。
 
曾在2007年獲選為過去四分之一世紀「十個最有影響力的治療師之一」的約翰•高特曼(John M. Gottman)博士,是世界知名的兩性關係專家,也是研究婚姻穩定度的權威,在他所主持的「愛的實驗室(The Love Lab)」,以臨床觀察研究過無數對夫妻伴侶的互動,而高特曼博士能夠根據五分鐘的觀察,就預測出「這對伴侶最後是否會離婚」,而且準確率高達91%!
 
高特曼博士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而清晰地看到關係親密成敗的關鍵,有賴於長期的實證研究,以及對關係中的「伴侶互動」進行系統性的分析。那麼,他到底分析出什麼?觀察到什麼?為什麼他能夠預測,眼前的這段關係,即將面臨崩毀、終究會以分離收場呢?
 
 
 
足以預測關係終致毀壞,也就是伴侶互動當中,最具破壞力的四個行為就是[1]:
 
一、批評(criticism):批評和抱怨不一樣,批評的行為會指責對方「這裡不對、那裡不好」,而且經常會在句子裡頭加上「你永遠都」或是「你從不」,而且經常化成問句的形式,例如:「你怎麼永遠都那麼沒用?」「為什你從來不會為我著想?」「為什麼你永遠都那麼自私?」批評會讓對方感覺自我遭受攻擊,因此,只會引起防衛。
 
二、防衛(defensiveness):防衛所表達的是「對方才是罪魁禍首!」無論眼前的狀況如何,都不認為是自己的過錯;即使有所缺失,也是「對方造成的」,因為「如果不是對方OOO,自己就不會XXX」。換言之,雖然防衛常被用來抵禦攻擊,然而採用防衛的行為,卻也同時逃避了責任,因為防衛將砲火都轉移到對方的身上,彷彿自己純粹只是「受害者」,全然否認彼此都對這個關係有所影響。
 
三、輕蔑(contempt):輕蔑的行為會以嘲諷或是揶揄的方式出現,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有點幽默,但是被對待的人往往完全笑不出來,尤其如果這些話是在公眾場合發生,殺傷力更強。另一種常見的輕蔑行為不是透過言語,而是直接展現在表情上,像是:嘴角側癟、面露不屑、翻白眼等。
 
四、築牆(stonewalling):築牆的行為指的是「從互動中突然地撤退」,最常發生的不見得是「離開現場」,而是當對方還在試圖產生互動時,另一個人卻「面無表情、冷漠、木然、毫無回應」,也就是說,雖然人沒有當場離開,卻形同「不在現場」一般。築牆常被用來緩和自身的情緒,但卻同時對關係設置了障礙,常會引起對方的挫折與厭惡,甚至更激動地想要修復原本的互動,因此,倘若築牆被用來「試圖減緩衝突的緊張程度」,事實證明這個方式是無效的。
 
 
 
「知道」親密關係中最具破壞力的四個行為,是走向修復關係的第一步;然而,你還必須能夠「發現」並「承認」自己在互動中,對另一個人所做出的行為,就是「批評、防衛、輕蔑或築牆」,而這正如同殺手般致命地毀壞著你們的親密關係。
 
每一個親密關係都是「愛的實驗室」,只要用心地加以觀察,都會看到過去不曾發現的重點;唯有深切地「明白」自己的行為對其他人、對關係具有多麼大的影響力,而且「在乎」自己的行為所能造成的影響,才能重新治癒親密關係,再度建立深刻的情感聯繫,在關係當中經驗到關懷、幸福與愛。
 
 
 
參考文獻:
 
1. Gottman, J. M. (1999). The Marriage Clinic: A Scientifically-Based Marital Therapy. New York: W.W. Norto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