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捷運事件,哀悼與反思

心理諮商的火光瞬間
2014/10/09
心理諮詢、心理諮商、心理治療
2014/10/09
by 林茹鴻
 
昨日下午在台北捷運發生了震驚全台的隨機砍殺事件,它所造成的傷亡與驚恐,幾乎超過了我們所能承受的程度;然而,在震驚與憤怒譴責之外,最令人錯愕不解的是:為什麼行兇者要做出這樣的事?他也是一個21歲的學生,是什麼讓這個年輕人變成會做出這樣兇殘舉動的人?
 
這個事件對大部分的人來說,是徹底沒有道理的;而對遭逢不幸的無辜傷亡者以及他們的親友,更是難以接受的悲慟!
 
一個人對待世界及他人的方式,會基於自己內心「對世界及他人的看法及想像」。換句話說,如果你「覺得」世界是溫暖的,你就會相信他人會善待妳,而你也會樂意溫暖地對待他人;如果你「認為」人活著就是為了 競爭、世界就是弱肉強食,那你對人的反應就會是,防範他人踩扁你、無論如何要贏過他人才能生存,為了得勝不擇手段也在所不惜。
 
當然,行兇者的所做所為絕對是錯誤的,然而,如今對他任何的譴責與懲罰,其實都無法彌補傷亡者的損失,恐怕也無法除去親友們的遺憾!當然,行兇者的行為絕對是異常而偏差的,然而我們需要更深入思考,是什麼樣的環境和事件,錯誤地培育了他內在的異常,不但讓這個異常錯失引導回正軌的機會,且讓這個異常變成了無可挽回的暴力傷害。
 
毋庸置疑地,行兇者負有最大的責任,然而,如果只是將此事件,訴諸為行兇者「個人的問題」,那將他處以極刑、給他最大的懲罰,會是合理而普遍的期待。但是,如果我們沒有更深入探究「這件事是怎麼造成的?」「這個人是怎麼形成的?」即使懲罰了這個個人,卻仍然不清楚如何預防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,也難以免除是否會再度碰到這種人的擔憂。
 
北捷事件的行兇者對待世界及他人的方式,明顯地充滿「仇恨、報復與不惜代價地毀壞與傷害」!「對世界及他人的看法及想像」,也就是一個人內心的「認為/覺得」,通常是透過成長經驗而形塑的,我們可以想像,他之所以「認為/覺得」必須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其他人,在他的內在早就深深地「認為/覺得」自己活著 「就是這樣被世界與他人傷害與仇視」。如果是這樣的活著,內心一定是充滿壓力與痛苦的。 
 
在此,我們並不是要討論他沒有被善待「是真是假」,或是「被錯待的程度有多嚴重」;重點是,長期以來他的內在竟然形成了無可動搖的「認為/覺得」,好像除了做出這樣他自認為是「一件大事」,對他人卻是無比殘暴的舉動之外,自己的生命絲毫沒有其他更值得爭取的價值,也沒有其他可能性的做法,去彌補他所經歷過或曾經遭受的「仇恨、報復與不惜代價地毀壞與傷害」! 
 
或許除了震驚和譴責之外,我們可以暫時退一步,想一想:有誰會想要不斷感受到這麼糟糕透頂的感覺?有誰會想要完全認為自己無藥可救?又有誰會想要變成這樣的人呢?
 
其實沒有人會願意成為一個行兇者,如果,生命還有其他的可能性! 
 
 
 
對廣大的民眾來說,在事件剛剛發生的情況下,一定會有一種人人自危的集體焦慮,這的確是異常情況下的自然反應;可能也會有很多人選擇改變自己的交通方式或是 生活安排,讓自己覺得可以安全一點,這也是對自己很好的照顧。雖然,警覺與注意安危是必要的,但不是「過度地」恐慌。有時候「沒有道理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」,或許並不能讓所有人都得到有道理的解釋,反而是讓人在經歷所謂異常情況與自然反應之下,再次去反思:生命的本質是「無常的」,生存的本質也是「充滿意外的」,而「異常與偏差」正是世界與人的內心組成的一部份,或許這些我們平常都不會特別去注意,但是它是存在的,且並不是跟我們完全沒有關聯的。
 
而世界與人心的「異常與偏差」,也需要我們更深地看見並理解它,且擔負起使集體走向正向發展的那一份使命感!
 
 
 
 
 
 
 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