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馬 心 之 行 空

♦「加倍奉還」與「莊子空船」 by 林茹鴻
 
收視率在日本創新高的日劇《半澤直樹》,描述在銀行工作的主角半澤直樹,在上司的指示下,貸出鉅額貸款給某家看似優良的企業;而三個月後,此劣質企業旋即宣布破產,所有銀行高層卻聯合起來,把責任推卸給半澤,讓他揹上所有的黑鍋。
 
面對如此過分的上司與不合理的職場(潛)規則,半澤用盡手段來奪回自己的清白,並選擇「加倍奉還」當初自己所承受的屈辱和痛苦。
 
許多人覺得,劇情的發展大快人心,是因為半澤的「不屈服」與「加倍奉還」,替職場角力下,經驗過職權霸凌與壓迫、當權者卸責與推諉,而承受過委屈的上班族出了一口怨氣!
 
「加倍奉還」不只是討回公道的痛快,也不只是不屈服的勇猛堅持,「加倍奉還」要達到的更是「以牙還牙、以眼還眼、以命償命」的復仇與反擊。
 
*****************
 
「空船」又稱為「虛舟」,出處是《莊子集釋》的〈外篇‧山木〉,原文為:
 
「方舟而濟於河,有虛船來觸舟,雖有惼心之人不怒。」
 
意思是:在河中行舟,若有一空船撞了你的舟,即使是心胸狹隘、個性急躁、壞脾氣的人,也不會發怒。原文中接著提到另外一種狀況:
 
「有一人在其上,則呼張歙之;一呼而不聞,再呼而不聞,於是三呼邪,則必以惡聲隨之。」
 
倘若來船上有人,那你就會高聲大喊要他讓開;如果喊一聲對方沒聽見,就再喊第二聲,如果第二聲還沒反應,那你一定會咒罵起來。
 
兩種情況你的船都被撞了,但差別是什麼?兩千三百多年前「莊子空船」的比喻,對現代人的心理仍然適用;前一種情況不怒,因為根本沒有對象,而後一種情況生起氣來,就在於有個發洩憤恨的對象!
 
*****************
 
所以,「加倍奉還」與「莊子空船」,好像都對情境各自提出了合理的解釋,但究竟哪一個對你比較有說服力?你自己通常會採取什麼樣的態度,來面對自己所遭遇的情況呢?
 
在一個人面對自身的狀況時,「加倍奉還」與「莊子空船」恰好是心裡面『解讀』自己的受傷害是如何造成的兩個極端;信奉「加倍奉還」即是認為「所有的痛苦和錯誤都是對方造成」,自己只是純粹的受害者,討回公道是理所當然的,施加報復也仍是站在正義的一方;而認定「莊子空船」則無論船上是否明明有人,內心嚮往的是「就把船空掉,如同從來都沒有那個可以激怒你的對象」,所有的心念與反應都是由自己的心中升起,從來也都只屬於自己,選擇怎麼看待完全是自己的責任。
 
從「加倍奉還」的極端到「莊子空船」的極端,當中還有無數不那麼極端的『解讀』方式,這意味著人的心理在本質上具有一個極大的可能性,一個面對世界時擁有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與觀點「思考、明白與理解」自身經驗的可能性。而這個極大的可能性,當然也影響了當事者所採取的行動,換言之,人的作為也充滿了豐富多彩的可能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   ♦ 心靈的緯度